OW絕讚花心中,全員OK,島田兄弟中心
刀劍亂舞:歌仙中心※審神者出沒時本丸全部都是直男(青江不受限)
平行世界本丸各種配對亂舞,會逆CP會變心,基本無雷,無法接受者多注意
http://www.plurk.com/aterry

all529藥研(極) 飄花輕傷 無札


因為是小烏丸所以一來就叼走一堆審神者亮晶晶的東西(資材的意味)

【刀劍亂舞企劃-刀劍男子蒸氣龐克化】
這邊是男裝歌仙擔當感謝霸氣威武主催的網站! 太高級了太威猛了!

我的圖放在這麼高級的企劃真的可以嗎...
這麼高級的企劃..................
謝謝主催 謝謝大家謝謝!!


 刀劍男士+20企劃 】

這邊是秋田擔當

形像是走一個里長伯的概念(喂 
草稿時在"買土產回家的警衛(正裝)"


"假日在家穿腹掛的爸爸"間猶豫了一下

最後還是決定腹掛比較衝擊(到底


關於細川回想的雜談

討論完虎徹順便整理一下前幾天跟飛大聊到
在推特上這次回想出來是細川組的大勝利、卻不是歌仙沼的勝利
理由是覺得歌仙成熟穩重派的不少推主覺得受到打擊,甚至是想蒸發 

這邊大概整理一下我自己的想法:


對純歌仙沼的人大概真的很衝擊吧(rofl)
畢竟滿多就是喜歡優雅成熟的歌仙 但我覺得兩個個性並存並不衝突

成熟穩重的人也可以在某些方面有孩子氣的一面或是弱點 應該說反而這種人才應該要有

像忠興伊達信長這些大名大家絕對不會說他們不成熟穩重吧?
但他們也不是沒有幹過蠢事呀         ...

塗鴉/一點細川組回想注意
只是覺得一直喊お小夜的歌仙好可愛喔( ´•̥̥̥ω•̥̥̥` )......我可以昇天了

舊鐵

  「啊…好想要活下去…」


  把刀捅進那個倒下的身體時,對方用盡全身最後的力氣吐出的就是這麼一句毫無意義的話語。


  活下去?

  他不禁歪了頭,翻眼看向有著濃重的橘紅色的天空,感到困惑。


  這個樣子算是活著嗎?


  把視線移回地上的時候,躺著的屍體連手上的刀都抓不牢,從中斷折落在不遠的一方,如果把這把刀拿去遠一點的地方丟掉,眼前的屍體就會慢慢的變成混雜辨識不出外表的肉泥、然後慢慢的萎縮消失,連血的痕跡都不剩,留下來的只會有被墜落身體撞上的草印子。


  還有那柄已經沒有用的刀。


  人類的話只要斬個五分就會死,很簡單的,但刀更簡單,只要鈍了鏽了,或是被...

睡不著的隨打極短篇
小夜歌吧(?

---
  他看見庭園遠處的小夜左文字將外出時才會戴上的斗笠倒放於地上,屈膝半蹲在旁。
  『似乎仰頭觀察著什麼呢…?』才這樣想,那小小的身體就一躍而起。是的呢,短刀的身高雖然不足,跳躍力及靈敏度卻不容小覷。
  伴隨他落下的,是些許的花葉以及攥在手裡的一串花。安然著地的短刀檢視了下手裡的花,滿意的輕輕放入斗笠中一併拾起,然後向另一邊跑去了。
  本丸裡的紫藤今早開了滿園,想必是,想早早送給那個遠征即將歸來的人吧。

---

一個好像不標cp也沒差的節奏

視點基本上是宗三,但又覺得宗三不會這麼早起,就當做是誰都可以吧(爆

塗鴉/小夜歌前提漫畫,大概是第三次左右那種時期(?其實我也快不懂再說什麼了(爆拖了兩個禮拜終於等到休日把他打完字 已經無力思考分鏡的怪異 

只是好喜歡小夜遠征回來那句"結束了唷" 又帥又簡潔的感覺 超帥>////<!!!!!!

晚安>< 

【審神者 楠】

 【審神者 楠】

※垃圾審神者注意


  燈火朦朧搖曳著,街上帶著水氣。

  紅紙燈籠沿街高掛,打在濕漉的地上看來是橘色的光。

  「這不是花街嗎…狐狸,妳開什麼玩笑?」

  楠站在巷弄中央,高大的身體離雙方屋簷近的幾乎是所有傾流下來的雨水都直接讓他戴著的斗笠給接收,從兩旁滴滴答答的直灌寬闊的肩膀。

  「不說是政府的工作嗎,怎麼、難道讓我到這享受一下才開始商談,真的像那些高官一樣?那我倒是不反對。」

  粗壯的雙腕在胸前交架了起來,戴著白色面掛的男人用那張滿是鬍渣的闊嘴粗鄙的笑。

  一眼望去,沿街漆成紅色像是格籠的窗框裡,似是真的有些人影,就和...

*原創審神者注意
因應手機年紀下修的塗鴉 有點忘了本來想畫什麼所以很短
之後大概會再畫個一兩篇

金魚之墓

#之前的隨筆稍微修正,還真是有點不知道要不要下刀亂的TAG
總之像是這樣子的文章之後都會歸類進金魚之墓這個TAG

 
 
********

僧人做了一個夢。

他依夢中的記憶來到山腳下那棵結不出花的樹。 
 
 夢中什麼也沒有的樹下,此刻卻有個女孩背對他蹲著,雙手合十、閉眼低唸。

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三個月前某篇的後續(爆
鴉/草稿注意/各種令人不太舒服的內容注意 
其實想起來要畫已經是n天後的事情,就忘了本來是要幹嘛了(爆

這個本丸只有幾個重點
只有粟田口短刀(博多後藤除外)
只有一把不是短刀
審神者在刀的眼中是像怪物的人形
審神者其實不會虧待任何一把,但對短刀來說還是很恐怖

塗鴉/各種情節都可以接受的人向注意/字很多圖沒辦法縮太小痛苦WW
PS:修整是OK的


 總之就是as title啦(越來越懶得解釋是怎樣 

附一張變色前WW


CWT41-無料配布 【緣木】



※小夜歌小夜前提

  【緣木】 


  什麼樣的人可以得到那個人的愛?

  小夜左文字這樣想著。

  當他在暗夜中潛伏獵物時,他正瞇起上翹的眼角微笑著對夜櫻吟詠。

  當他思忖著復仇時機的時候,他正撿起一枚秋日的銀杏品評。

  金黃燦爛了遍地,埋葬了夏日的蟬蛻、掩蓋了鼓譟的蟲鳴。

  而他將春日燦爛以及殘夏蒸騰都給收了起來,沈進那雙含著晴空藍色的碧湖雙眼裡。

  什麼樣的「人」才能得到這個「人」的愛?

  小夜左文字這麼想,久久理不出頭緒。

  即使是秋陽,對慣於夜視的短刀來說還是顯得過於亮眼了,他將戴著的斗笠給拉低,些許黃葉沿著邊灑了下來─...

CWT41的小夜歌小夜 無料配布

短篇小說約2000字,格式一張A4兩面 摺四摺

點這邊印量調查(噗浪
領取詳情請見這邊 (噗浪
內容之後會在網上發布

當然,

上面的文字都不是真的www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