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絕讚花心中,全員OK,島田兄弟中心
刀劍亂舞:歌仙中心※審神者出沒時本丸全部都是直男(青江不受限)
平行世界本丸各種配對亂舞,會逆CP會變心,基本無雷,無法接受者多注意
http://www.plurk.com/aterry

日常7/3

噗浪上跟風骰的日常段子總共七篇 題目隨意取
不定期更新/時間順不定
 目前進行到第三篇 剩下四個還不太確定

 有想法的太太歡迎給提議 找幾個喜歡的試試(掩面

3.禮物

  半藏面有難色。

  源氏沒能搞清楚發生什麼,整個下午他們都在幫忙整頓基地,這裡的範圍太廣所以每隔一段時間他們就會幫忙整理,但必要設備大都會定期維修更換,實在沒什麼事情能讓他露出這種表情才對,更何況他剛剛是從自己房裡出來。

「我不知道…我不確定——」半藏皺著眉,他很少這麼困惑,即使不熟悉的環境也沒困擾過他。他看著機器忍者眉間的線條又更加深了,最後終於嘆了口氣,示意源氏到他房裡一談。

  「…你需要…這些嗎?」半藏猶豫的開口,他的床上放著幾件整齊摺好的衣服;幾件偏日系的連帽上衣,牛仔褲和一件有點格格不入的羽織,都是源氏以前會喜歡的類型,但花色跟顏色上比他自己來挑的話低調許多,像是一個若對方不中意,自己也能留著穿的保守選擇。

  他們前陣子因事途經日本時,半藏提了需要添購點日常用品便離隊了幾小時,看來除了武器的整頓他還逛了會街。

  源氏突然想起以前年輕時,半藏會在某些場合之前或沒什麼理由就說著他需要一套新的正裝、西裝、體面的衣服布啦布啦的便派人來替他量身製衣,讓他的衣櫃裡總是滿滿昂貴麻煩而且可能只穿過一次的衣服,哪邊送來的禮品點心也三不五時差人往他屋裡塞,源氏那時只覺得很麻煩,綁手綁腳又困擾,他才不需要這些衣服跟東西,別把自己不要的往他這堆,現在想想——

  『噗!』

  就算是機械嗓音也沒掩蓋住那股噴笑在面罩下爆出的聲音,源氏雙眼處的綠光因此快速閃爍了一下,乍看起來簡直像是噴出了眼淚。

  是啊仔細思考過的話——脫離了那種背景後,半藏原來就只是那種會一直想買東西給弟弟的哥哥啊。

  「…不喜歡的話也無妨,本來就只是以我的眼光擅自買的。」半藏大概認定那像嘲笑的嗤氣聲就是答案了,但他逃避了最初自己所問源氏的『需要』跟『喜好』之中差別,目前為止源氏還沒能告訴半藏自己身體的實情,半藏也沒直接提問過,但他不可能不在意、應該是考慮了很久,才採取了這種迂迴的方式吧。

  『他既不需要也不喜歡,島田半藏,你真是個無可救藥的混蛋,看看你把弟弟變成了什麼,事到如今還想裝出關心他的樣子嗎?』

  半藏一臉鎮靜,但從眼裡讀得出他正在這樣責備自己。

  「嘿,半藏。」源氏直接坐到床上,用眼角餘光環顧了一下房內,這裡同他遠在花村的房間一樣乾淨簡潔,窗邊的小櫃裡擺著半藏的茶具與酒,桌上有著他整頓弓箭的道具,床鋪鋪得平整,但在枕頭的邊緣落下了一根他鬢角半白的髮絲,與剛開始相比多上了許多生活氣息。

  長年過慣漂泊傭兵生活的半藏本並沒有太多隨身之物,但捍衛者被免職後廢棄的直布羅陀基地空間多得是,管理者溫斯頓提過,他可以自由使用這個空間,就算不在此久居,他依舊可以將部分物品寄放在這、或著當作自家自由運用,然而他住下來一個月多後房裡的東西卻依舊少得近乎苛刻,除了房間本來就有的基本家具配備外連枕頭都沒添,半藏始終將所有的物品都收在一個手提包裡,隨時都能直接離開一般,直到莉娜和溫斯頓在某個寒冷的夜晚(不那麼溫和的)敲開他的門,直接把他早該去領的羽絨被和床墊搬進他房裡,順便讓雅典娜強制把他房裡的空調系統調整為自動。

  半藏靠著那個擺放著美靈送來每人一束的乾燥玫瑰的桌邊,依舊皺著眉看他。

  「你見過我的師傅,禪亞塔吧。」源氏說下去,伸起一手,啟動了與資料庫的連線,然後在空中投影出禪亞塔的半身影像。

  他像年輕時玩耍手裡劍時一樣,用誇張花式的轉手動作,將影像給拉至全身。

  「你應該也知道,他可是有穿褲子的喔。」

  影像被轉了一圈,恩師的全息投影中寬鬆的褲子及腰間裝飾隨著飄動。

  半藏忍不住笑了出來。

  「其實香巴里那的人也都會披些袈裟或是衣褲什麼的--雖然沒問過原因,但我想那也算是一種自我精神的闡述方式吧。」源氏將影像收了回去,話鋒一轉。

  「對了,你看過這個嗎?」源氏的手再度滑過空氣,一張像是舊照片的影像浮現在半藏面前。

  「…這是什麼…?」那上頭的人他大概都認識,但有種說不出的困惑。

  「是我剛來這沒多久時配的制服,莉娜結訓時一起拍的。」源氏顯得有點無奈。「新來的為了檢測體能,似乎都是這種款式。」

  「好緊。」半藏忍不住誠懇的說,尤其是某個地方。

  「是有點緊,不過還滿方便行動的。」源氏點頭,這衣服到現在還是靈活的莉娜喜歡的調兒。

  「說到這個,哥,你認為壁壘該穿點什麼嗎?」

  「…不需要吧。」

  「托比昂那老小子可不是這麼想的,你知道嗎,他之前曾經給砲塔戴過帽子或是披肩,剛把壁壘撿回來時還一直嚷著他在森林裡待久了,機體裡頭寄生了許多的蟑螂…於是替他重建了整個外殼,好像還試做了不少種替換的,其中也包括一些衣服,說那樣能替妮妮和牠的蛋保暖。」

  「…妮妮。」蓋妮米德,那隻不知道為什麼有這麼帥氣的名字的鳥。

  「但我聽說他是公的。」

  「對,他是公的。」

  兄弟倆陷入沉默,壁壘肩上那窩蛋他們都見過,但過了這麼久卻也沒看孵出什麼--這或許點出來就會變得太過沉重,所以至今誰也沒過問,他們有志一同的決定不要繼續這個話題,源氏把一旁的衣物攤開來看了看,比對一下尺寸後摺好收成一疊,然後向半藏道了聲謝就離開了。

  他走時帶上了那些來自兄長的禮物,說著閒暇時他會需要這些的──或許下次他們一起上街逛逛的時候,或許哪天他們回日本一起去吃拉麵時,總有一天。

  半藏想著,不知道現在源氏鞋的尺寸是否有改變,他現在的腳需要額外的鞋嗎?搭配那些衣服的話,短靴或許會適合吧?

--

兄弟以上戀人未滿的時機之類的(? 

喜歡讓兄弟閒聊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