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絕讚花心中,全員OK,島田兄弟中心
刀劍亂舞:歌仙中心※審神者出沒時本丸全部都是直男(青江不受限)
平行世界本丸各種配對亂舞,會逆CP會變心,基本無雷,無法接受者多注意
http://www.plurk.com/aterry

【Ding Dong】

*島田兄弟+麥卡利 友情(?)向
*人名使用台版翻譯
*薄鹽與海苔口味


Ding Dong.


  半藏站在那兒快五分鐘了。


  黑色的長大衣裹著他疲憊的身軀,鈕扣只隨意扣了腹腰間的兩個,粗壯手臂拎著的行李袋鼓出他愛用弓箭的形狀。

  他佇立在櫥窗式冰箱前,另一隻手插在口袋裡,他本來就不是太高,最上層的商品必須仰頭觀望,半藏向上看了一圈,又往下俯視了一會,最後視線停在一個比他略高的位置,過一陣子又走到了另外一邊的冷飲區,左右觀看一遍又繞回兩區中間的區域,然後猶豫不定的重複這些動作,像一個徬徨又疲累的旅人。


  他在猶豫什麼?

  麥卡利接過店員遞來的找零跟菸盒證件,用唇語問一旁的源氏。

  天,那女孩剛剛還問他看證件,這個國家到底怎麼回事,她是故意的嗎。


  「他一定是在想:要吃什麼、以及到底該不該吃--這樣的問題。」源氏單手托著下巴,精確的推理出哥哥的心態,好像還聽得到名偵探給出結論時專屬的音效。


  他們剛結束一個無比困難的工作,是的總得是這種開頭來引發事端,畢竟他們的『工作』,就是那樣麻煩的東西,也因此又累又渴又狼狽的他們本來明明說好各自收拾後在回程的飛機上碰頭,卻不約而同的在這間最近的超商提前相遇了。

  當然他們都有注意到彼此,但每個人的需求有所不同,麥卡利來這是因為他的雪茄沒了,疲累的他急需尼古丁和啤酒,源氏則是需要補充點水份跟熱量,還有他看見黑夜中亮著燈的商店總忍不住會想踏進去晃晃,翻翻雜誌也好,看看架上的報紙也好,總能帶給他微妙的安心感。

  半藏當然也跟他們差不多,又累又餓又渴的心情促使他在冰箱前找尋食物跟飲品,只是有一點不一樣的是--


  「他在擔心這時間進食不好。」源氏小聲說,他的面罩提供了極好的掩護,他們看起來就只像兩個在等待有著選擇恐懼症的朋友結帳的無害路人。

  「別看他那樣,他其實滿在意的。」人類的身體畢竟還是會隨著時間老化,前陣子他才看到半藏一臉嚴肅的站在鏡子前盯著自己,其實半藏的身體狀況看來挺好的,腹部六塊肌肉在每天嚴謹確實的鍛鍊下依舊分明清楚,但當然不可能比得上全盛期那般精實,要源氏來說的話差異真的不大,現在的半藏看起來只比年輕時厚實了點,胸部…嗯咳,胸肌跟腰腹相比之下壯了點,也不過是體脂肪的含量高了那麼一些吧,是這樣微小的差異。

  然而半藏還是會在意,他們也老大不小了,都要奔四進入中年,身體代謝畢竟沒那麼好了,他得盯得比以往更嚴、不能隨意掉以輕心,前陣子荷娜衝著他倆喊大叔的時候──雖然荷娜幾乎每個人都喊大叔,他早習慣所以並不在意,但卻明顯看到半藏表面不動如山,實則不著痕跡的倒抽了口氣。


  大概就是這樣的顧慮,讓半藏即使在又累又餓的時候,還一絲都不願鬆懈吧,他從來就擅長找理由折磨自己。

  「看他這副理智拉鋸的模樣雖然挺好玩的,但也太累人了。」麥卡利叼著沒點燃的菸,和源氏對看了一眼。

  「我同意。」源氏回給他一個點頭,然後兩個人一起走向了半藏。


  「嘿--這有些什麼呢?」麥卡利走到半藏的右邊,一手拉開冰箱的門,將剛才半藏盯著那區的幾道微波食品抽了出來。「烤雞串、毛豆、喔,太棒了,還有炸雞塊,都來吧--這樣做為三人份的下酒菜該夠。」

  「啤酒朝日的就行吧,還是想要別的?」源氏則堵住半藏的左邊,伸手拉開冷飲區,直接拿了三罐啤酒,然後又轉向半藏正前方的區域,用驚訝的語氣說道。「唉呀,這不是喀哩喀哩君嗎?太好了,記得哥哥喜歡蘇打口味吧,好久沒吃了,買吧買吧。」

  半藏才要開口,源氏就把啤酒塞到他懷裡,伸手又撈了三個冰棒出來。

  「走吧結帳去吧哥哥,麥卡利說要請客呢--」

  「欸,等等,為什麼是我?」牛仔抗議歸抗議,順手又拿了兩包煎餃出來,一併塞到半藏懷裡。

  「你看我這樣,看起來像帶了錢包嗎?」機器忍者雙手一攤,展示他光滑流線的身體,雖然不知道哪處有沒有藏著暗格,但確實看來沒什麼地方能放錢包。



  「等等、你明明有電子錢包的吧。」

  「系統跟這個國家的載具不相容,拜託了前輩。」源氏無辜的說。

  「臭小子,就知道坑我。」牛仔淬了一口,倒也乾脆的從帽上裝飾線中抽出鈔票,推著半藏把東西都放上櫃台結帳。


  「等等。」在源氏跟店員討來三雙筷子時,一直一言不發的半藏終於說話了,他們轉向半藏,打算在他說出任何拒絕的話時立即反應。


  「既然如此,我想多加一份炸雞塊。」

  他看來真的是累了,竟然只是用一種如釋重負的語氣放下顧慮,乾脆的順從他們,和自己的飢餓。


  好,買吧買吧--麥卡利忍不住笑了出來,他不討厭這樣的島田兄弟,倒不如說反而希望他們一直都如此,直率而好相處多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源氏走回來的時候還多帶了兩包洋芋片。




***


本來想走1.源氏打工仔慫恿擔心身材的哥哥買消夜湊點數幫他集火o忍者的東西 或是2.店長麥卡利強迫推銷 的路線之一 但是無法決定要寫誰 只好混在一起坑麥卡利請客了(麥卡利:why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