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絕讚花心中,全員OK,島田兄弟中心
刀劍亂舞:歌仙中心※審神者出沒時本丸全部都是直男(青江不受限)
平行世界本丸各種配對亂舞,會逆CP會變心,基本無雷,無法接受者多注意
http://www.plurk.com/aterry

【Says Who】

*台版翻譯 私設如山

*雷耶斯X安琪拉 BG向 

【Says Who】

  他說人類能活的壽命越來越長了,安琪拉,如此努力去挽救是為什麼呢?

  她說所以你想死嗎,加布里耶爾?

  手上的小槌不客氣的用力搥上他摸著膝蓋的手,那兒受了好幾年的舊傷,每次都被安琪拉縫合包紮,傷卻還是深入了骨髓,一入冬就疼起來。

  或許是心因性、或許是記憶性,或許真是有無法解決的問題。

  他拉住她的手將她抱入懷裡,而她伸手把他的毛線帽拉低蓋住他整張臉。

  我大概還是不想死吧。

  加布里耶爾輕輕的說,就算失去手腳眼睛滿臉傷疤無法行走,變得殘缺不全或是變得像個怪物,他還是想活下去。

  是的你不會死,我會救活你,你們都得活到老得連臉上的是皺紋還是傷疤都分不清。

  安琪拉說。

  天啊,妳能想像我穿著套頭毛衣,坐在廊下搖椅中打瞌睡的模樣嗎,可能還會抱著隻貓。

  加布里耶爾笑出來,腦袋裡一片模糊。

  不,我不能——但如果對像是傑克的話就可以。

  安琪拉壞心的說,他們毫不在意遠處的莫里森此刻是否正噴嚏連連的同聲笑著。

  那傢伙看來短命,但我想他會堅持得很久。

  不包括他的髮線。

  --有沒有人說過,妳是個壞心眼的女孩。

  沒有,我可是被世人稱呼為慈悲的醫生,怎麼會有那種事情。

  安琪拉比了比牆上的獎章。

  壞心,但是中肯,我喜歡。

  喔,加布里耶爾--我的名聲都讓你害的。

  她在他懷中笑得不能自己,兩隻腳在空中胡亂的甩著,差點把跟鞋給甩飛了出去,然後她用力的躺進他的頸窩。

  加比,你也是,你會活得很久。

  她閉上眼睛,濃密的睫毛很好看。

  活那麼久我要做什麼呢? 

  那個時候、或許在你還沒老得動不了時,也可以種點東西。

  我覺得這又是屬於老傑克的話題,或許到時候可以跟他學點耕耘的知識;或著我可以拿槍替他斃了偷玉米的小賊,反正跟現在做的也差不多。

  我是說真的,你可以…種點南瓜,像你很久以前萬聖節時那套服裝上漂亮的橘紅色大南瓜。

  居然拿出那件事來說,那麼妳就負責熬南瓜湯,那時妳也是滿臉皺紋的年紀,就能像女巫一樣拿著湯勺攪拌大釜。

  安琪拉捶了他胸口一拳。

  才不會呢,我可是醫生,有各種方法能讓我看起來年輕許多。 

  喔這我不准。

  加布里耶爾低頭說,拿掉毛線帽嚴肅的看著她。

  我要看妳和我一起變老,看妳滿臉皺紋、眼皮鬆弛的樣子。

  加比…

  --像個真的巫婆一樣的替我煮南瓜湯,我會替你準備帽子。

  加布里耶爾雷耶斯--!!

  她大笑,她若有一點點的壞心眼,她保證這一切全都是加布里耶爾教的。

  那之後敲門聲響起來了,像是聽到安琪拉的喊聲才終於確認裡頭有人。

  門沒鎖,請進。

  安琪拉從他身上離開,整了整衣物後站直身體說。

  天,她還是喜歡喝這種苦死人的黑咖啡。

  在安琪拉跟來人談話的時候,他默默拿起醫生的咖啡喝著對自己說。

  可是安琪拉,這越來越漫長的壽命到底能做為何用呢?

  他想,可是自己大概還是想活下去的吧,起碼在他還能吻著杯上唇印的這一刻。

  偶爾在擁抱著安琪拉的時候,他會想她如此在乎生命,或許他可以在奪走許多生命只為了保住自己的外,添個新生命,讓他或她也一起苦惱人生如此漫長到底該用什麼填滿,然而這個時局讓他們連相擁而眠的時間都越來越少,他連想念她卸妝之後素白臉龐的時間都不剩,他忙於奔波忙於抹殺,忙於、和傑克莫里森吵架,那之後傑克莫里森只是莫里森、只是總指揮官,那之後安琪拉不再是安琪拉,而是齊格勒醫生。

  加布里耶爾雷耶斯連照相都不再和他們併肩微笑,逐漸淡出鏡頭外、表揚典禮上也沒有他,他像是完全被隱入黑暗靜靜的觀察者,如同他不存在的組織名稱一般。

  儘管如此,儘管如此。

  他還是愛著這個地方,就算他們一見面就只會讓對方為難。

  她在清晨時趴著看他,雪白的裸背上反照著陽光,肩胛骨下凹陷的陰影像是缺了一雙翅膀,說早,我的天使長。

  他則說喔,再用那個稱呼調侃我我就要下放妳了,小天使。

  他們笑鬧著像是電視會播放的愛情喜劇,兩人嬉鬧了一會他將她壓制在床角邊輕輕的吻,進入時她纖長的手會抓著床單,挺翹的乳頭也漸漸染上顏色,就算他再緩慢推入,她還是會因承受不住那尺寸而咬著淡色的唇直到它變得深紅,那雙藍眼會閃爍起海的波光,加布里耶爾用粗糙的手掌抬起她的腰,說著別擔心我的天使,我不會放手,於是他們一起到達他們的國度。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他臉上的傷疤誰都數不清有多少。

  他離開了。

  他們之間的糾葛像是一場經典老電影,友情、愛情、轉為恨意,老式配樂斑駁的標準字大畫面參雜著白噪音與磨損底片的飛痕,但這緊湊的發展讓誰也沒有餘裕拍下來。

  然後他和傑克莫里森一起長眠於輝煌的廢墟之下。

  他甚至不記得那是怎麼發生的。

  他看見光感受到火,無比熟悉的爆炸聲在耳邊作響卻像一場鬧劇,然後是搖晃不斷的光,他聽見安琪拉表明身分說著讓我過去然後被人攔下,聲音漸遠她吶喊著讓她救他。

  他想著不,安琪拉,我改變了想法,現在我想要就這樣死去,別過來。

  生命太長了,長得他失去一切後對自己不知道要做什麼感到害怕。

  他不要像退伍的老兵,在照護所裡對著醫護人員秀出徽章吹噓往日戰績,而他甚至不能說出他的往事,不但淪為了千古罪人、也沒有徽章,最後只能把那些回憶跟一顆子彈一起吞下肚,絕不。

  視線矇矓,全身都被插著管敷著消毒紗布,碎片在他身體每個地方引暴疼痛,蓋掉那些安琪拉為他縫合的痕跡。

  然後是黑暗,無止盡的黑暗--睜開眼也是黑暗。

  他的世界變得像是一塊被人用刀剪割裂的碎布,千瘡百孔卻又藕斷絲連,堆成一塊乍看有形,實則破破爛爛,提起一角就會崩塌掉落,身體像劣質工廠做來欺騙遊客的紀念T桖,手指一勾就碎成纖維碎屑。

  是誰?是誰讓他變成這樣的?

  她說你想死嗎,加布里耶爾雷耶斯?

  他說他可能還是想活下去吧,就算變成怪物。

  就算變成怪物。

  多年以後他們都沒想到當年那句話會成真,他成為怪物活下去了。

  而安琪拉齊格勒再次看到他時驚訝的說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妳告訴我吧,『醫生』。

  他說,告訴他是誰堅持讓他活下來、即便要成為怪物,她、他們害他變成這樣,不要說死亡,他甚至不會衰老--

  他說醫生,生命如此之多、也遲早都會死去,努力挽救是為了什麼?

  她說雷耶斯,就因為會死亡,生命才如此珍貴。

  所以不會死亡的死神,在她來說是否已經不算活著。

  即使變成怪物、即使讓之變成怪物也要活下去--到底是誰害他變成這樣,將他棄之不理在那片黑暗中尖叫卻醒不來。

  他昔日的朋友每一個都可能是罪魁禍首,那就一個個殺掉,反正終有一天他們都要死去,那麼士兵指揮官副官牛仔老頭猴子醫生都一樣,不如他來下手,死亡之前人人平等,而他願帶給眾生平等。

  想來多麼可笑,曾說怎麼也想活下去的他,如今真活於死亡之中。

  那人說老兵不死只是凋零,他說不,即使死亡的人也沒過經歷如他的凋零。

  多麼諷刺啊本來最害怕漫漫人生不知如何度過的人,卻得過著煙霧般的永生。

  而誰說著死亡無所不在,他身邊什麼也不剩。

----------

極端喜歡加布里耶爾的翻法,比起常見到有點尷尬的加百列真的是喜歡
整體來說我覺得雷耶斯是整個OW裡最會去思考喔天啊人生好長活著要幹嘛的人 
一定要找個目標,會害怕自己沒有戰爭後就失去目標在房子裡孤老的那種
所以醫生就叫他去種南瓜(?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