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絕讚花心中,全員OK,島田兄弟中心
刀劍亂舞:歌仙中心※審神者出沒時本丸全部都是直男(青江不受限)
平行世界本丸各種配對亂舞,會逆CP會變心,基本無雷,無法接受者多注意
http://www.plurk.com/aterry

【Young and Beautiful】

*標題無關內文

*些微黑粉

*源藏/使用台版翻譯



【Young and Beautiful】


  半藏剃了鬍子。


  走在本部裡的時候,荷娜經過他身邊差點認不出來。


  明明他平常也沒戴著帽子還是面罩遮住臉什麼的,但剃了鬍子後,抱著三大包多力多滋的荷娜經過時眼神很明顯疑惑了一下,然後用標準的英文溫柔的打了聲日安的招呼(平常都是親暱的說著『嗨半藏』之類的),他點頭回應,擦肩過了三秒後荷娜突然用機甲推進時的速度衝回他面前--只不過是倒著的。


  「嘿、半藏大叔…不、半藏,是你對吧,怎麼剃了鬍子?我剛剛還以為是哪邊的客人——」
  她往後仰著身子,好像不那樣就看不清他的臉、辨識不出他是誰。
  在這個本部裡對荷娜這年紀的女孩而言男人們大部分都是大叔、都是可以當她爸爸的年紀,半藏默默的想,不去計較她脫口而出的私下稱呼。

  「你別介意,偶爾改變形像是好事,但怎麼說呢--我的意思是,你這樣挺好看的,但總覺得有哪邊少了什麼…」
  明明是一樣的臉,荷娜說,稱讚了幾下這樣很年輕後,踏著輕快的步子往有大螢幕的交誼廳去了。

  接著他遇到的是小美,她捧著一碗大大的爆米花,在轉角差點撞上他,慌張的嘴裡直喊著『抱歉、抱歉,您還好嗎?』的中文,他聽得懂前兩句,有時出發前小美不小心誤觸冷凍槍開關、讓冰牆堵住門時她會這樣道歉,他有禮貌的替她穩住,然後示意沒關係。

  「島田先生?」小美扶了扶眼鏡,她一樣露出驚訝的表情,然後笑著說。「你這樣年輕多了,雖然…雖然我不太習慣。」然後就捧著東西走了,今晚女孩們似乎在交誼廳有個聚會。

  接著迎面而來的是齊格勒醫生,沒有發生任何事情,他們好好地打了照面,而半藏依舊得到了看起來變得年輕多了的評價。

  「不過,總覺得…有點眼熟。」醫生歪著頭,她拿著幾杯咖啡,看來女孩們今晚的派對會持續到天明;金髮的白衣天使現在穿著無袖蕾絲睡衣在走廊上駐足與他攀談,雖然沒有露出太多肌膚,貼身的材質卻讓她的身形流露一股性感。半藏有點不知所措,偷偷的把目光移開。

  「啊,對了、源氏讓我看過你年輕時的照片,現在這樣跟那時所差無幾。」

  美也沒怎麼變呢,就這點而言真羨慕東方人啊,醫生邊說邊跟他道別。


  半藏有些困惑,總覺得雖然獲得了女士們一致的好評,但在那句『看起來比較年輕』後面的遲疑,似乎藏了些什麼。

  最後他在販賣機前看到了因為巧克力被彈簧勾住而搖著販賣機的牛仔。

  「嘿,我真的需要這塊巧克力——」被看到窘態的麥卡利放開販賣機,雙手投降的舉起,他跟半藏一起回本部的路上,已經喊了兩小時肚子餓。「別跟人說好嗎,我有好好的投錢,只是這玩意就是這樣…嘿夥計你的鬍子呢?
  剃了,半藏簡單的說,在回到本部的那一刻他就走進最近的洗手間剃了,沒打算告訴牛仔就是因為早上他射穿自己身旁敵人時有發子彈歪了,正巧削過半藏的下巴,不算什麼重傷,不過擦過臉側時把他的鬍子也削去了一塊,他索性全剃了。

  「你不是剃鬍子時順便還傷了臉吧--這可有點丟臉。」麥卡利調侃的說,他注意到半藏臉側上的傷是新的傷口。「不過,你這樣看來直接少了十歲,感覺跟路西歐那小子差不多。」

  再少十歲幾乎都是青年了,三十八歲的他怎麼可能因為剃掉鬍子就年輕那麼多--半藏本來想這樣辯駁,不過還是吞了下去,因為麥卡利在那句話後就一直打量著他。

  「不過坦白說。」
  「?」

  麥卡利突然想起什麼一樣敲了一下販賣機,裡面的巧克力終於掉出來,販賣機的面版也發出了零星的火花。

  「你這樣我總覺得哪兒很奇怪,總之晚安啦。」丟下自己想說的後,牛仔不負責任的走了。

  所以這就是大家在稱讚他年輕後藏的那句話。

  半藏無奈的走回自己的寢室,也對、畢竟他一直都是留著鬍子的,突然這樣誰都不習慣吧。


  「兄長,歡迎回來。」
  不知為何源氏坐在他的沙發上喝著啤酒懶洋洋的打招呼。

  --所以你就這樣闖進來在我沙發上喝掉我累的要死時想喝的啤酒。

  半藏想,差點衝過去宰了這小子。

  「別生氣嘛,哥哥,我替你留了一罐。」發現到哥哥背後差點衝出龍神的源氏做出投降的動作,食物跟飲料被奪之仇不共載天,這點有兄弟姐妹的人應該都深刻體驗過,小時候源氏也曾經因為吃掉半藏的布丁受過最嚴厲的處罰。
  「好,你可以活下來。」半藏放下弓,他剛剛幾乎就要連箭都不拔,直接用弓勒死源氏。

  「話說哥哥,你的鬍子怎麼了?」源氏殷勤的替他打開啤酒遞上,試圖用半藏進門時他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情和緩氣氛。

  「剃了。」半藏今晚奪得了句點MVP。

  而源氏也沒再追問,他之所以能成為當年花村第一花花公子,就是因為他擅於觀察和解讀,能想見大概跟臉上的傷口有些關係,於是他盤起腿細細的觀看起哥哥的臉。

  「你也要說這樣比較年輕嗎?」半藏對於這件事倒沒什麼意見,不過如果是源氏說『這樣很奇怪』的話,他不用像對外人一樣保持禮節,可以光明正大掐死他…至少掐個半死。

  「坦白說吧、年輕時我就在想——哥哥長著一張就是需要留點鬍子的臉,但估計說了會被你揍吧。」源氏笑嘻嘻的說,嗤氣的聲音連面罩也遮不住。「所以後來看見你蓄了鬍,一方面驚訝之餘一方面又覺得適合。」

  「…過幾天長回來就行了。」半藏無奈的嘆了口氣,好吧他的弟弟也覺得很怪,而他對此無能為力,剃都剃了。「覺得奇怪的話忍耐幾天別看。」他喝了口啤酒,想著自己為這種事情耿耿於懷心胸實在太過狹小,但被那個不修邊幅的牛仔說奇怪總是讓人特別不滿。

  「不,一點也不奇怪。」源氏縮回了探向他的身體。「這樣一看,哥哥看起來跟年輕時一樣,幾乎都沒變——只是兩鬢白了些,臉型比以前消瘦了些。」

  半藏正想著自己又不是女性,即使被這樣說也不會感到開心時,源氏說了下去。

  「畢竟我們分離時你就是這樣--在這些年間我手邊也只有那張年輕時的合照,因此對我來說,哥哥這樣反而讓我覺得熟悉多了。」

  半藏沉默了,幸好剛才那些要宰了源氏之類的話都沒出口──他只是想想而已,但依舊感到有些抱歉。

  「我有時候會想到以前的哥哥,但你的眼神跟樣子都已經有些不同了。」源氏繼續說著,像是嗅到他的歉意乘勝追擊。
  「…都過了這麼多年。」他感到舌根一股苦澀,這啤酒難道是退了冰後又被丟回了冷藏。
  「哥哥,我並不是在責備你。」源氏又再度靠近,解除面罩後抓住半藏手上的啤酒喝了一口。

  等等,他如果剛才都一直帶著面罩,桌上這些被喝完的啤酒罐又是何時喝的?

  半藏還來不及釐清這個問題,源氏的唇就吻上來了,帶著退冰啤酒的苦澀跟只喝那口根本沒可能這麼濃裂的酒氣。
  「兄長,我剛才說了,我常會想到以前的您。」源氏貼住他的唇說。

  「我的意思是--」他一邊啄著半藏的唇,一邊伸手拉開了半藏的髮帶,帶著銀絲的黑髮落了下來,源氏用指替他順開後梳的髮,將手上的酒罐放到桌上。「有時候想起年輕時您的樣子,我就會想,實在很後悔那個時候太年輕、沒搞懂許多東西——要是當時就像現在這樣對您多好。」

  嗯?

  半藏感覺到腦中浮起大大的一個問號。

  源氏已經壓倒他,退去他另半邊的衣服,專注的吻起他的頸項、滑向他的胸口,而半藏還在努力整頓剛剛聽到的事情。

  ──所以源氏的意思是,他剃了鬍子後讓源氏想到以前的自己,然後…源氏常常會回想自己以前的樣子…後悔當年沒有對自己下手?

  嗯?
  嗯?
  嗯?

  半藏的腦袋一片混亂,他開始回想自己跟源氏什麼時候發展成這樣的關係,加入捍衛者之後--他們花了好一番工夫才終於解開了心結、認同了現在的彼此,然後之後又過了一陣子,然後一次任務之後,然後…嗯…--總之他們年輕時應該不是這樣的關係才對,源氏應該不是年輕時就對自己有意思吧。

  「兄長。」源氏抬起頭,用手抬起哥哥光滑的下顎,姆指伸進他嘴裡翻絞舌頭,他看著半藏的眼神似乎比平常更加迷離。「您不專心的話,我也是有辦法讓您除了我什麼都無法想的喔?」

  半藏還搞不清楚狀況,但他清楚了一件事情。

  源氏用了敬語,敬語沒好事。


---


覺得源氏有用照片嚕過的舉手



其實以3D模來說我個人覺得半藏的少主模長的並不是美人的類形,而是輪廓分明的性格帥,甚至是有一點需要年紀加成才能讓他的魅力加深的類形(立繪則是無懈可擊的超爆幹帥)

所以跟飛大其實之前就聊過他長著一臉需要鬍子的臉(黑粉),才會有這篇 

本來只是想讓源氏代替我們吐一下槽,但想來我家的源氏是個最愛哥哥親衛隊長,還是黑不到他XDDDDDDDD

這邊把兄弟配起來時就預設他們都解開了心結,所以可以開些生死的玩笑或氣話了,真心認為能拿傷痛開玩笑才是真正跨越了傷痛,就請大家這樣解讀好嗎謝謝(爆

评论(10)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