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絕讚花心中,全員OK,島田兄弟中心
刀劍亂舞:歌仙中心※審神者出沒時本丸全部都是直男(青江不受限)
平行世界本丸各種配對亂舞,會逆CP會變心,基本無雷,無法接受者多注意
http://www.plurk.com/aterry

【Dead Men Tell No Tales】

*台版翻譯
*萬聖節活動鼠肯斯坦的...AU... 算嗎?


【Dead Men Tell No Tales】

 

  她是住在森林裡的女巫。

  在她的南瓜田裡,出現了一具,不、半具屍體。

  屍體傷痕累累,衣服也殘破不堪,全身的血液都流出來滲進土裡。

 

  這會是很好的肥料,女巫想。

 

  她環顧四方,不遠處有台破碎的馬車撞在樹上,周圍紛亂的馬蹄印顯示馬早就跑了、而上面沒有任何人的足印,屍體是個男人,應該在下車前就死了。

  仔細端詳的話,可以看到馬車來的方向,某顆樹與樹中間懸著一條細線──它現在滴著血、比剛才好發現多了。

  馬車上到處都是彈痕跟血跡,看來他本來就在逃離什麼,結果還是葬身於此了、運氣真差啊,女巫替他嘆息。

 

  另一顆南瓜上,男人呆愣的靈魂坐在上頭盯著自己頭首只差一點就要分離的屍體。

 

  女巫看著他甜甜的笑了。

 

  「你想活下去嗎?」她說。

 

  「妳是…天使嗎?」男人遲疑的說,即使是靈魂,他的臉依舊佈滿陳年傷疤。

 

  曾經、很久以前,在她住到森林裡前的確有人那麼喊她,不過現在──

  「我是森林裡的女巫。」

  她宣示般的展示出自己寫著密咒的掃把。

 

  「…也對,像我這樣的人,是不可能被天使迎接的。」男人也笑了,他用腳尖撥弄自己的頭顱,然而當然觸碰不到。

 

  「你看來死前在逃離些什麼,士兵。但那些我並沒有興趣。」女巫代替他把腳踩上了剃著平頭的頭顱。

  「回答我,你想活下去嗎?」

 

  男人的眼神迷惘而混亂,他看向自己同樣佈滿舊傷與厚繭的雙手,然後又看向女巫。

 

「我,我不知道…像我這樣做盡各種骯髒事的人…的確該死,但是我…卻還是因為想活下去而逃跑、雖然依舊命喪於此,我想我可能並不想死,但也…不想那樣…那樣活下去。」他顫抖著不存在的聲帶說著,然後沉默了半晌陷入沉思、接著又斷斷續續告解般的說下去,直到女巫打了第十三個哈欠才下了定論。

 

  「不,我不想活下去。」

 

  「那麼真是太好了。」

  女巫秀氣的拍手,她一開始就沒有打算救活男人的打算──而她也不能。

  她將手上的掃把放下,拿起一旁的鏟子,俐落的將男人的頭跟身體相連處鏟斷。

  男人的靈魂還來不及驚訝,就這麼消失了。

 

  她把頭顱踢進昨天挖出的坑裡,然後蹲在男人已經沒有血液可以流出的屍體旁,屍體脖子斷面處下的土壤吸足了養分,長出了一顆比頭還大的南瓜,她捉狹的笑了。

 

  男人喜歡徘徊於生死之間當個行屍走肉、死去也依舊放不下這種生活,多可憐啊──她可以幫助他,畢竟他可是久違了喊她天使的人。

  女巫雖然不能起死回生,但卻能讓死者忘記一切痛苦,隨她在黑夜裡起舞。

 

  她剛好弄壞了上一個僕人,她想這就是緣分吧。

  於是她抱起了屍體頸上那顆南瓜,這次她要替他作張更帥氣更恐怖,更堅固的臉,或許、再替他弄套體面的衣服,她的僕人可不能這麼落魄。

 

  女巫踩著可愛的小跳步,跳上掃把,哼著小調回到她森林裡的家。

 

  『女巫的魔法,跟妳的鍊金術有什麼差別?』

  『鍊金術是科學,而她的魔法是更邪惡的東西。』

  相對於玩弄屍體的法術,鍊金術能做到的不過是治癒活著的人。

 

  有人這樣說過,但其實女巫也不過是喜歡南瓜跟死人而已。

 

  畢竟南瓜跟死人都不會多嘴。

 

 

********

但瑞破其實會說話(爆

 

"瑞破我煮了你的腦漿(南瓜餡)湯快來吃"

"我沒辦法吃"

"不吃長不大唷"

"都185了我還需要長多大"

"你看看隔壁鼠肯博士家的ry"

好想看這樣的女巫南瓜日常啊啊…

鼠肯斯坦的女巫跟南瓜僕人設定真的太可愛了啊…如果四個英雄跟城主也死翹翹大家應該就都是女巫的一家(僕)人了啊(比心)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