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絕讚花心中,全員OK,島田兄弟中心
刀劍亂舞:歌仙中心※審神者出沒時本丸全部都是直男(青江不受限)
平行世界本丸各種配對亂舞,會逆CP會變心,基本無雷,無法接受者多注意
http://www.plurk.com/aterry

【審神者 楠】

 【審神者 楠】

※垃圾審神者注意




  燈火朦朧搖曳著,街上帶著水氣。

  紅紙燈籠沿街高掛,打在濕漉的地上看來是橘色的光。

  「這不是花街嗎…狐狸,妳開什麼玩笑?」

  楠站在巷弄中央,高大的身體離雙方屋簷近的幾乎是所有傾流下來的雨水都直接讓他戴著的斗笠給接收,從兩旁滴滴答答的直灌寬闊的肩膀。

  「不說是政府的工作嗎,怎麼、難道讓我到這享受一下才開始商談,真的像那些高官一樣?那我倒是不反對。」

  粗壯的雙腕在胸前交架了起來,戴著白色面掛的男人用那張滿是鬍渣的闊嘴粗鄙的笑。

  一眼望去,沿街漆成紅色像是格籠的窗框裡,似是真的有些人影,就和他記憶中的那處一樣,就連框角邊緣落色的漆都如此真實熟悉。

  只是--規律懸在戶上的每盞燈籠上都沒有任何文字圖樣,除了暗沉的紅底以外一片空白。

  明明連那兒的檐角還保持著他年少時跟人互毆撞破的痕跡,也早已被歲月風雨給磨得不那麼銳利,這裡絕對是他記憶中的花街,卻又那麼不對勁。

  「這個街道,只是您記憶中熟悉、或著懷念地方的重現,這麼做是為了讓突然接獲時之政府命令的您能感到自在的貼心體恤而已。」

  狐狸的聲音像是年幼的男性又像是裝腔的女性,刷白的臉除了那抹笑以外就沒有別的表情,假得像是給人用釘子給定在那裡。

  「妖怪…」楠毫無降低聲音的意思,明白的說了出來。政府跟妖怪勾結合作這都是什麼事兒?不過對他來說,只要該得的報酬沒少一分就行。

  管他什麼妖怪,什麼付喪神鬼的,那些東西自小也不是沒見過,只是那些非人的東西說了也沒人信,就算看過幾百次鬼婆將刀架在誰的脖子上,只要那不是他的脖子,也不干他的事。

  「您聽,這兒很安靜吧?那是為了不讓多餘的雜音干擾審神者思考而作出的『除去』。」狐狸擺手引領他的視線,雨像是不會落在她身上一樣,穿過了那隻手滴落在地。

  如果如狐狸所說,那麼落在楠自己身上的雨,大概就是他所謂熟悉的景色吧。

  他回到那個地方時,總是這樣陰雨綿綿的夜晚,橘紅的燈火映在路面的水窪上,像鬼火一樣漂浮,搞不清是生者還是死者的光芒,反正這兒每日都那麼多生,也有更多的死。

  怎麼樣都可以。

  他環顧了一下四周,再往遠一點望去就是一片黑暗,落在這裡的只有輕輕的雨聲,將手伸去燈籠旁也不燙。

  這個地方總是吵的可以,少了音樂、交談聲,跟人在此生存的聲音原來安靜的這麼叫人噁心嘛?

  「所以,你帶我來這到底要做什麼?」楠撥去雜亂鬍渣上的雨滴,不耐煩了、一點也不想在這種地方久待,連這種事情都能做出來的政府到底在搞些什麼妖術他絲毫興趣也沒有,趕快把事情辦完就可以去那個狐狸提過,隨他意思布置的本丸了吧?

  「您真是貴人多忘事,不是說過了,要選取您的第一把刀嗎。」狐狸掩嘴笑著,身後的尾巴刻意地晃動著,令人心煩。

  「那些名刀在這種地方?」看著門內糢糊的人影,楠皺起眉頭,那些個擅自灌入他腦中的名刀資訊左思右想,都不該在這種花街柳巷裡。「就如先前所說,只是使用讓您最熟悉的場景。」狐狸還是那抹假笑,搖晃著她滿頭叮噹作響的裝飾品。

  兩旁並列的門在他面前突然的全打開了,左邊兩扇、右邊兩扇、正中一扇、一共五扇門。

  除此之外的門戶,瞬間燈火盡熄,消失在黑暗中。


  「審神者大人,請選擇一位作為您的夥伴吧?」 

  狐狸這樣細聲說著,門裡面正坐著五個男人,每個人都閉著雙眼,似乎聽不見也看不見他,每個人在他看來都十分奇怪--如果那真的是人的話。

  這些人不論是相貌的模樣、還是頭髮的顏色,衣著打扮都與他認知的一般人大有不同;雖然打扮也有跟他相近的,但又在某些地方有著違和…若說是外國人,但看來輪廓卻又偏向日本人。

  楠偷偷咽了口氣,這就是狐狸所說過的那個吧,刀的付喪神…其實就只是另一種妖怪。

 

  真是噁心--他一點也不掩飾自己厭惡的情緒,看著狐狸在他面前化身成女人的樣子時,他也這麼直接的說了,真是些妖怪啊。

  若要說選擇誰的話,當初還只知道些刀的淵源以及概念,楠只想著隨便找個順眼的來使喚就好,然而如果這麼親眼一看,他倒是對要選誰有了底。

 

  「蜂須賀虎徹。這傢伙叫這名字對吧?」

  楠用下巴對著正前方那把輝煌華麗的刀一努。「就這傢伙了。」

  要說的話,他這等市井小民難得能有使喚這種官家大少爺般穿的惹眼的家伙的機會,豈不是挺痛快的嗎?雖然不能變現,但像這樣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傢伙,帶出去看著就有面子、何況能隨意使喚他…就算斷了,狐狸也說過能夠再造一把。

 

  楠擺起歪斜的笑容,狐狸點了點頭。

  唉呀唉呀,是個令人傷腦筋的審神者呢,不過,政府早已了解適任的人類各有個性這件事,而下達了無需干擾、隨他們的意思即可的指令,對政府而言付喪神也不過是工具吧…只是管狐的她是扯不上干係了,只能請那些刀們保重。

  「那麼,接著會將您以及蜂須賀虎徹轉移至本丸,其它的事情,到那兒會再進行解說--」

 

-審神者:楠 /初期刀:蜂須賀虎徹-

初鍛刀:亂藤四郎

近侍:一期一振

2205.0116登錄完成







--

這是一個

被亂給腕十字固的垃圾審神者的故事(沒有後續)

 楠的基本形像就是...垃圾中年男子 
但又壞不到多厲害去,就是那種...流氓痞子小角色 
道德觀念低落然後看的到一點點鬼怪,自小就是窮孤兒所以偷搶拐騙都幹過也坐過牢的類型

他對刀的態度就是不稀有(值錢)的話一點意義也沒有,所以才會選哈妮這種很瞎趴的金光閃閃刀當初期刀

 因為愛慕虛榮,所以一期這種皇家氣質的刀抓來當手下聽令自己就覺得很爽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