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絕讚花心中,全員OK,島田兄弟中心
刀劍亂舞:歌仙中心※審神者出沒時本丸全部都是直男(青江不受限)
平行世界本丸各種配對亂舞,會逆CP會變心,基本無雷,無法接受者多注意
http://www.plurk.com/aterry

金魚之墓

#之前的隨筆稍微修正,還真是有點不知道要不要下刀亂的TAG
總之像是這樣子的文章之後都會歸類進金魚之墓這個TAG

 
 
******** 
 
 
 僧人做了一個夢。 
 
 
 
 他依夢中的記憶來到山腳下那棵結不出花的樹。 
 
 夢中什麼也沒有的樹下,此刻卻有個女孩背對他蹲著,雙手合十、閉眼低唸。 
 
 
 
 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不斷,重複這麼一句。 
 
 那裡沒有地藏,也沒有小祠,更沒有道祖神的石牌,當然也不可能搭起石塔,要說的話,附近只有引向山上院寺道路前的石燈籠,但也還有點距離。 
 
 
 
 女孩來這參加了夏日的祭典,是撈金魚大賽的冠軍,甚至贏了村裡所有的孩子,著著實實的撈了滿缸子共四十九隻。 
 
 
 
 夏天結束了,就和金魚一起全葬在這裡。 
 
 
 
 隆起的小土丘與幾顆水缸裡的彈珠,蘋果糖及半柱香,伴著幾朵野花供在土丘前,不隆重但心意足矣的奠祭。 
 
 那從奶奶佛堂拿來的半柱香,已經快燒完了。 
 
 
 
 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女孩顯然只知道這麼一句,以為這樣就是經文的全部,畢竟相較僧人所活的年月而言,她是如此的年幼,如此懵懂。 
 
 
 
 那麼,雖然拙僧也還未熟,讓我領您唸一段經文為金魚引渡吧。 
 
 僧人說著,雙手合十在女孩身邊蹲下。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繞口的經文似乎對她太難了,女孩只在他唸到這一句時一起復誦。 
 
 跟著僧人放在懷裡帶來的小小木魚,敲著節奏哀悼撐不過秋分的金魚。 
 
 
 
 供香筆直的升起白煙,直入天際。 
 
 此處是女孩為了她的金魚所建的墓塚。 
 
 
 
 僧人看著女孩離去的背影隨日落沒在緩坡的那一端,他踏上階梯走回山中老寺,夕照將這山終年常綠的葉給染上了如秋日般的橘黃。 
 
 天色很快暗了下來,螢火蟲飛舞的季節早已離去了,石階上只剩爬着青苔的缺角石燈籠,與他往前的步伐一盞盞熄滅,同他走回寺中。 
 
 這晚僧人一樣作了夢。 
 
 
 
 夢中,他所在的寺院不是院寺,而是一座廣大的宅邸。 
 
 夢中,那顆樹能開出櫻花,山頭也會被繽紛的粉色席捲。 
 
 夢中,他不是只有孤單一人在這山上,每日坐於殿中對著空蕩的佛座誦經、為無人來訪的寺廟點上燈籠,又獨自熄滅。 
 
 夢中,池塘裡的鯉魚跳躍於水面,尋食灑下的餌;有誰將茶點忘在緣廊上,一不心就會給踢翻。 
 
 
 
 粉色櫻花燦爛一陣子後,那顆樹接著轉為深綠,白日漸長,日光會開始變得耀眼而難以直視,在捲簾下小憩時有風鈴搖曳著叮噹作響,遠處會有誰人碰碰碰地在房內奔走,然後討來挨罵的聲音,那時他總忍不住笑出來。 
 
 入了夜,擺滿西瓜的庭院會有誰起頭舉辦吐子大賽,滿庭的螢點卻也能在夜空中靈巧的閃避無事。 
 
 當螢逐漸消退以後,那顆樹則會爬上楓紅,打火石般點燃整山的火紅秋意,掃也掃不盡的落葉會舖滿庭內、石階,猶如紅色的絨毯。 
 
 
 
 待到紅葉從枝枒落盡,雪便會降下來,紙糊的障子替成了防雪的霧面玻璃,有人在房內燃起了取暖用的火缽,回過神時院子裡堆滿了大小不一的雪人跟腳印,玻璃障子上雪球砸來碰碰作響的,將緣廊也抹上粉白。 
 
 窩在火缽旁的他眼皮會和玻璃上滴落的水珠一般,沉重而漸漸下降。 
 
 
 
 ──啊,不行、不行。 
 
 修行不足哪,眷戀這股溫暖的話。 
 
 明明曾是那麼嚮往如今的平和,卻還是會懷念起那樣的當時。 
 
 
 
 他知道的,女孩其實從頭到尾都只是背對著他和墓下的金魚說話。 
 
 
 
 但夢中,女孩是看著他的雙眼,笑著同他們說話的。 
 
 這只是一個無比美麗,卻證明了僧人修行不足的夢罷了。 
 
 
 
 他一直都知道的。 
 
 那些金魚並沒有死去,只是女孩在離去時,將他們下葬了而已。 
 
 此處是女孩為了她的金魚所建的── 
 
 
 
 
 
 【金魚之墓】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