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絕讚花心中,全員OK,島田兄弟中心
刀劍亂舞:歌仙中心※審神者出沒時本丸全部都是直男(青江不受限)
平行世界本丸各種配對亂舞,會逆CP會變心,基本無雷,無法接受者多注意
http://www.plurk.com/aterry

CWT41-無料配布 【緣木】




※小夜歌小夜前提 


  【緣木】 

 

  什麼樣的人可以得到那個人的愛?

  小夜左文字這樣想著。

  當他在暗夜中潛伏獵物時,他正瞇起上翹的眼角微笑著對夜櫻吟詠。

  當他思忖著復仇時機的時候,他正撿起一枚秋日的銀杏品評。

  金黃燦爛了遍地,埋葬了夏日的蟬蛻、掩蓋了鼓譟的蟲鳴。

  而他將春日燦爛以及殘夏蒸騰都給收了起來,沈進那雙含著晴空藍色的碧湖雙眼裡。

  什麼樣的「人」才能得到這個「人」的愛?

  小夜左文字這麼想,久久理不出頭緒。

  即使是秋陽,對慣於夜視的短刀來說還是顯得過於亮眼了,他將戴著的斗笠給拉低,些許黃葉沿著邊灑了下來──原來如此,是因為落葉堆積在上頭,並不是因為別的什麼,只是葉子給這細瘦弱小的身體添加的重量,不是因為自己胡思亂想而又招來了那些東西。

  感覺數量似乎有些過多了,他翻開斗笠想一次除去,卻看見歌仙兼定正在身後,捧著一手銀杏黃葉,自他的頭頂灑落,散了他一身甚至落進袈裟跟衣服的內側,獨特而濃厚的苦臭撲鼻而來。

  「「哈啾──!」」

  才想開口說話,兩個人就不約而同的在這陣說不上好聞的沙塵中打了個噴嚏。

  「…之定。」

  你沒有什麼話要說嗎?
  邊揉鼻子的小夜左文字用眼神討著說辭。

  「…因為,小夜跟這片金色實在很搭。」整天喊著不風雅毋寧死的刀用手背擦鼻子時被自己雙手上沾染的濃厚味道嚇了一跳、隨後又發現小夜將一切都看在眼裡,露出了笑容。

  「總覺得好像能把你給埋起來一樣。」

  「可別真這麼做啊。」

  小夜左文字皺起了眉頭,為什相對於他人,他面對自己時的態度明顯幼稚得上許多呢?

  在本丸相遇時,若不是三十六歌仙的事跡聲名遠播,他恐怕還想不起來,眼前有著符合打刀身分壯碩體格、對他招呼行儀得體、解說引導時從容不迫,一臉優雅而恭謙的歌仙兼定,曾是以往在細川家時,還跟自己差不多高,老黏著他傻愣愣的問東問西,咬字都還不清晰的,剛成形體不久的濃州關住兼定…也就是之定。

  今非昔日、物換星移,就算是對刀而言、也是流逝了不短時間的現世,現在的歌仙已經身經百戰,因持主而擁有了自己的面貌與相稱的名字…像那樣的之定已經不會再看到了吧──那個瞬間他曾這麼想,但幾日的雨後一同踏出本丸的那刻,看到霓虹的歌仙喃喃說著自己是第一次親眼所見,突然就向前跑了出去,跑了老遠才突然停住腳步回頭看他,滿臉的通紅跟難掩興奮的眼神。

  他才確定他的本質未曾改變。

  「小夜,等我一下。」沒有發覺對方正在想些什麼,歌仙兼定左右環視了一下,逕自拔腿向道路的前方奔去,以他的速度是跟的上的吧,然而他讓他在這等了,想必是有什麼念頭。

  於是小夜左文字等著,在原地看他跑去,看他沿著他們所在的湖邊銀杏小道、向前繞過彎曲拐到湖的對岸,隨著歌仙兼定向前跑過銀杏與楓樹群種植的分野,小夜左文字的視線也從金黃染上了金橘,壓進朱赤後燃起了野火般燒向本丸的深紅。

  岸上以及湖面上的歌仙兼定都在最為豔麗的那處包圍之中,生怕對方沒看見般用力的沖著對岸的他揮手笑著。

  是誰將這湖畔布置成如此的呢?是審神者、或是初期刀的歌仙兼定的意見?他想不起來,思考著這些的時候歌仙已經回到眼前,遞給他一枚紅葉。

  不大不小,差不多與自己的手掌相同,末端帶著橘黃的一片。

  「跟小夜一樣。」他笑著這麼說。「雖然是第一次以人身的姿態模迎來秋天…但是我一直認為你非常的適合秋天,這個季節真的很不可思議,令人感到心情舒暢呢。」

  「季節在不知不覺流逝,真的是頗為風雅的事。」是這個意思吧?小夜接上了話。

  「...」歌仙有些訝異的停頓了下,隨即露出了笑容。

  「是呢,就是那麽回事。」

  「但是,還是別把人埋進落葉裏啊。」

  然後歌仙笑了開來,像枝椏上的黃葉一樣燦爛,小夜左文字忍不住想著這個季節其實更適合歌仙兼定。

  「話說回來,之定。」

  「嗯?」

  「為什麼要跑過去再回來呢,一起走到那不就好了,總是要過去的。」

  往本丸的方向可就這麼乾淨一條路呢。

  「嗯,欸…」好像有些不同但又好像…「說的也是呢,為什麼?」歌仙問,倒不是真向他尋求答案。「…細節就別在意了,只是想做就做罷了。」

  「早點回去吧,身上都是銀杏葉,味道也不太好聞。」他收下這個毫不意外的答案。

  「的確,雖然很美,味道卻不太風雅…實在不謹慎啊,抱歉。」

  似是有點悔意,歌仙伸手輕拍起小夜身上殘留的沙塵跟黃葉。

  「…不用介意。」他早習慣了這樣的歌仙兼定。

  因季節轉換而喜,因詩歌觸情、因情懷驅使行動,將思緒寄於文字、喜怒形於色,有著這樣子豐富情感的歌仙兼定。

  什麼樣的人,會得到這個人的愛呢?

  小夜左文字低下了頭,用指尖旋轉著那葉楓紅,忍不住又思考起剛才的問題。

  這次不知道為什麼,除了疑惑還感覺有些苦悶。

  什麼樣的人,會被這個人愛上呢?

  喜愛詩歌禮藝的歌仙兼定,會喜愛「人」嗎?是否是能和他有所共鳴、能一同感受的人?

  像他這般只知道仇恨的人,理應是被除名在外的吧。

  但不也有一說為,愛憎一體嗎?

  小夜左文字望著歌仙兼定走在前頭的背影。

  若他懂得恨的話,或許也能懂得愛,那樣的話,也許就能辨明自己何時、又是為何開始在意這件事情。

  …啊,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此刻自己正是緣木求魚。

  他想著,將紅葉謹慎的收進懷裡。

  ──或著,並非如此?


【完】


個人認為這一對的話,率先確定自己感情的應該是小夜。
歌仙則是下意識的想要對著小夜笑,會在他的身邊感到安心,能夠展現出比較隨性的部分,
因為是一直以來都抱有的感覺,反而不敢去深思那到底是什麼,但是喜歡這個人絕對是肯定的,所以會待在身邊

小夜當然在意著自己的過去,
身為被復仇驅使的刀,背後的動機是思母之情產生的恨意,對於愛的認知,比誰都清楚
因為失去了重視的人,才不忘這股失去的哀傷,
復仇是對逝去事物的弔唁,也就是說小夜應該是被賦予了思念的刀

不管是因為忠興大人的盛怒而得名的歌仙還是因為復仇而揮動的小夜,這兩把刀都是因為濃烈的情感得名
兩把刀是非常相像的,覺得這兩個人的關係應該會是自然的在一起吧

先是小夜發現了自己的感情,在還沒確定對方的前會不動聲色,
但發現歌仙的感情是肯定的後小夜絕對會在戀人的方面熱烈的展開攻勢(rofl)
但相處模式並不會有任何改變,會保持著一直以來的步調一起活下去

我是這麼想的啦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