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絕讚花心中,全員OK,島田兄弟中心
刀劍亂舞:歌仙中心※審神者出沒時本丸全部都是直男(青江不受限)
平行世界本丸各種配對亂舞,會逆CP會變心,基本無雷,無法接受者多注意
http://www.plurk.com/aterry

突然想寫的本丸怪談之2

依舊是親身經歷改編,改的有點過癮
所以也是沒什麼殺傷力甚至不用當怪談看,故事感很重的一篇


第二棒是大家最喜歡的御神刀跟串場的怪談貴公子






【瓦上霜】

  「主上,有件事想問您。」
  在演練後,準備領著刀劍們回本丸的審神者,被石切丸給喊住。

  「怎麼了嗎?石切丸。」
  「剛剛率領六把短刀隊伍的審神者,您認識吧?」
  「嗯,是我的舊識,最近才就任,本丸似乎還只有短刀跟打刀。」

  「原來如此,那麼我就單刀直入的說了──那位審神者,身後有什麼跟著,而且很長一段時間了。」
  「咦?可是,我什麼都沒看到…難道不是守護靈嗎,石切丸?」
  既然能身為審神者多少也有點靈力,如果是一般的彼岸訪客,不論她或著友人,都不該沒有發覺,那麼就該是那之上的存在吧。
  「不無可能,但感覺和一般的守護靈又相差甚遠。」
  就因為身為御神刀而能明顯的感受到不同,一向行事慎重的他才會決定僭越上報。
  「…你的意思是?」
  審神者沒有遺漏石切丸難得閃爍的言詞。

  「最糟的情況或許是,我無法辨認、審神者也不及的強大他界來者吧…說來慚愧,明明身為御神刀,卻看不太清楚,是否因為已經重拾戰刀的本份了呢。」石切丸停頓了一會,接著繼續說。
  「大體上來說,並沒有感受到明顯的惡意,然而也非善,總之,是很強大但又難以確定的存在,也許真是守護靈,不過、這靈力的感覺實在奇怪…」
  石切丸猶豫著,若對方無惡意的話當然並不需要刻意提出徒增審神者們的不安,但就以往的經驗,這類開端能夠導出的結果總八九不離十──

  「應該沒有即刻的危險,只能說,還得請她多加注意。」
  他含蓄的給出建議,不敢斷下結論。
  「既然石切丸這麼說,未雨綢繆總是好的。」審神者從懷裡拿出了手機快速發出了訊息,幾回的傳訊往來之後她從螢幕上抬起頭。「我約了她明天過來本丸作客,到時詳情就請你跟她說明吧。」
  「領命。」

  「主上,有一事要向您稟報。」
次日,才用完早膳,準備回房展開一日工作的審神者遇上了似乎早在廊上等待的石切丸。
  「怎麼了呢?」
  「關於昨天演練對象的事,占卜出來的結果是目前無虞。」像是證明他所說的一樣,石切丸手上潔白的御幣隨風輕輕晃著,他溫和的笑了一下。「是我多慮了,驚動了兩位實則抱歉,想麻煩您告知對方不用特地跑一趟了。」
  「啊、嗯,我知道了,你不用道歉的,一直以來石切丸的謹慎跟溫柔可幫了不少忙。今天的會面,就當作是跟她久違的重逢邀約就好了,謝謝你、石切丸。」年輕的審神者此刻也像是鬆了口氣的報以笑容、揮著手快步的離開。「還得先去處理今天的名單,不然又要被長谷部唸上一頓,先走一步──」
  「辛苦了,請您慢走。」
  石切丸恭敬的說著,在目送主的身影消失後轉過了身。

  「唉呀,這樣好嗎?御神刀的殿下?」不知道何時就在另一邊聽著的青江,悠哉的晃到了他面前。
  「嗯?有什麼問題嗎。」石切丸面不改色。「占卜的結果的確是那樣喔。」
  「──唉呀唉呀、神刀殿下。」青江聳了下肩。「除了『暫時』無虞,你的占卜應該還有指示別的東西吧?」
  「沒辦法啊。」石切丸無奈的嘆了口氣。「畢竟你也看到了,昨晚,對方可是刻意過來這邊『提醒』了。」

  『不 要 多 管 閒 事 。』

  像是那樣,邃黑而看不清楚型態的強力濃縮靈力團塊,滿懷怒意的傳達完訊息後便像未曾出現過消失無蹤,如他兩這等閱覽無數的驅魔刀也是第一次見識到。

「該加強本丸的結界嗎?」
「白廢力氣罷了。」
「果然是那樣啊。」

  那是不容他們出手、也不是他們該干預的事物。
那麼,明白那是超越自身太多的存在的他們,為了不危及所在本丸能做的,也僅有沉默。

  唉,休管他人瓦上霜吶。











--


依舊是親身經歷這樣,


簡單來說就是我有位看的到的高中同學先稱她為W,雖然W的個性跟青江比較像,但接下來幾篇都會跟她有關,用青江代入這個系列就會變成青江怪談,


所以會不斷的用別的角色代換XDD


總之W她某天晚自習看到同學B身上有很奇怪的影子


一直在教室後,一直跟著同學B,


但情況就是她分不出來那到底是不是守護靈又是好是壞
 之前似乎也沒注意到


B跟我們也是一掛的,她就跟我們還有B提這件事情,然後聽說當下"那位"也在聽...當晚就直接去W夢裡叫他少管閒事 所以W只能兩手一攤跟B說他管不了
不過B確實是在我們畢業前都沒有發生任何事(但B本身家庭挺複雜噠)這樣 至今應該也是沒事吧 前陣子聽說她也是挺好的 


雖然警告W的當下聽說很兇 但或許就真的只是比較暴躁一點的守護靈

评论
热度(12)